医学教育网 » 教育教学 » 「名医名科」王雁林——滨医附院的“送子观音”!

「名医名科」王雁林——滨医附院的“送子观音”!

「名医名科」王雁林——滨医附院的“送子观音”!

「名医名科」王雁林——滨医附院的“送子观音”!

  2017年的一天,滨医附院生殖医学科主任王雁林行走在上班路上,一辆汽车从她旁边驶过又猛然停在她前面。

  车上下来一对中年夫妇,其中一人抱着孩子。“王主任。”中年女子满脸兴奋地喊道。因为平时接触的患者太多,王雁林一时没有认出这对夫妇。

  “快叫奶奶!不,叫妈妈,她也是你的妈妈,没有她就没有你……”中年女子眼里闪烁着泪花,让怀里的孩子称呼王雁林。

  这时,王雁林想了起来:这对夫妇曾是她的患者。从医20余载,王雁林已让数不清的不孕不育家庭收获爱情结晶,重拾生活希望;收到的锦旗、感谢信数不胜数,但这一对让王雁林记忆深刻。

  今天,我们就来说一说有着“送子观音”之称的王雁林和她所在的滨医附院生殖医学科的故事。

「名医名科」王雁林——滨医附院的“送子观音”!

「名医名科」王雁林——滨医附院的“送子观音”!

  “送子观音”,实至名归

「名医名科」王雁林——滨医附院的“送子观音”!

  “这对夫妇家庭很特别,其中妻子本身就是被抱养的,而抱养的原因就是养父母不能生育,夫妻俩承载着两代人的希望。但两人结婚多年一直没有孩子,如果连续两代不能生育,他们所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王雁林说。

  为了能有自己的孩子,这对夫妻多年来一直四处求医问药,耗费金钱、精力不说,两人的精神也在崩溃的边缘。抱着有病乱投医的心态,两人慕名找到王雁林。

  两人的经历,让王雁林发自内心的同情。“类似的家庭,我这些年遇到了太多,每当看到他们痛苦的表情和期待的眼神,我就会下定决心:尽自己百分之百、百分之二百的努力,为这些家庭带来孩子。”王雁林说。

  在王雁林和同事们的努力下,这对夫妇做试管婴儿成功,并在第二年顺利出生,希望、快乐终于回归到了这个家庭。

  称呼王雁林“送子观音”,绝对是实至名归。

  大学毕业后,王雁林在滨医附院从事了6年妇产科临床、教学和科研工作,而后考入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生殖医学中心硕博连读,师从国内生殖医学界泰斗、国家名医、同济医院生殖医学中心创始人朱桂金教授,2006年博士毕业回到滨医附院后担任生殖医学科主任,率领团队完成试管婴儿取卵5300余人次,新鲜胚胎移植和冷冻胚胎移植7000余人次,诞生试管婴儿宝宝3000余人次。

「名医名科」王雁林——滨医附院的“送子观音”!

「名医名科」王雁林——滨医附院的“送子观音”!

  不孕不育人群增加,是世界问题

「名医名科」王雁林——滨医附院的“送子观音”!

  “区别于医院其他科室,生殖医学科是多学科专业,涉及的伦理问题多,该科室需要有女科、男科、胚胎实验室、化验室、护理等等,所有专业岗位高效有序的运转,才能完成一个生命的缔造。”说起自己的专业,王雁林如数家珍,“比如女科医生最多,负责门诊病人接诊、取卵移植和宫腹腔镜等手术、超声检测、子宫输卵管造影检查等;胚胎实验室人不是很多,但没有实验室,即使医生医术再高明也不会有结晶;护理人员还要承担与患者沟通、安抚等职能。”

「名医名科」王雁林——滨医附院的“送子观音”!

  说到生殖医学,王雁林说主要面对和解决两个问题:怀不上和生不出,说得再详细一点,就是不能正常怀孕,和怀孕了不能正常生产。

  “在医学上,在正常情况下结婚一年而没有生育就可称为不孕症。在中国,如果结婚五年还没有生育,称为困难性不孕症,而在国际上这个时间段是结婚四年。”王雁林说。

  最新数据显示,中国育龄人群的不孕不育率从20年前的2.5%至3%攀升到12.5%至15%左右,累计患者人数超过6000万,其中,每8对夫妇中就有1对存在不孕不育问题。“这个现象,不仅在中国,全世界范围内都普遍存在。”王雁林说。

  王雁林介绍,导致不孕不育的因素很多,总结起来大致有以下主要方面:营养因素、精神因素和精卵异常比例升高等因素,“这些因素,很多与环境问题,个人不良生活习惯、社会节奏加快都有关系,而这,要求人们必须重视良好的生活习惯并学会自我减压”。

「名医名科」王雁林——滨医附院的“送子观音”!

「名医名科」王雁林——滨医附院的“送子观音”!

  试管婴儿技术达到国内一流水平

「名医名科」王雁林——滨医附院的“送子观音”!

上一篇:辽宁板式换热器价格

下一篇: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特一栋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