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教育网 » 新闻中心 » 医疗队长全天候 守护医学观察者

医疗队长全天候 守护医学观察者

3小时组建,2小时到位,7小时接收第一位集中观察者。农历大年初二,来自二龙路医院的冯亿和6名同事组成西城区首支集中医学观察点医疗队,每日全天候守护医学观察者,上百人在这里解除了集中观察。自从疫情来临,二龙路医院就一直做着组队的准备。可谁来带队,选拔哪些人员参加?重担落在了副院长、老党员冯亿肩上。“由于时间紧,任务重,首选党员干部,同时业务也要过硬。”冯亿说。

平时在科室里给病人开方拿药的白大褂一下转变成了观察点的医疗队员,冯亿知道,要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适应新角色。迎来送往、记录体温、订房送餐、统计数据……平时看似跟自己毫无关联的工作,成了冯亿和队员们每日要面对的大事。他们每天早上6点一睁眼就投入工作,哪怕是午休或者就寝,手机振动和铃声也要调到最大。除现场总负责冯亿外,其他人分别承担了送餐、物资入库、分发、消杀、污水检测和数据统计等工作。而作为医疗点党小组组长的冯亿更是事无巨细,一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20多天下来,他的白头发一下子增多了。

“您好,我今天早上的体温是36摄氏度,体温正常。”还没来得及吃早饭,观察者们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冯亿说,这是每天例行的体温汇报,分早中晚集中汇报三次。一边听电话,他一边将每个人的体温数据记录在表格里,旁边的同事则同步录入电脑。“每天每人多次记录,我们必须做到特别仔细,这些数据是最直接反映观察者身体状况的依据。”冯亿说,除了统计数据,医护人员还要通过电话对观察者进行心理疏导,这样的通话通常要持续二十分钟到一个小时。

“观察点运行初期,很多观察者一开始情绪不稳定,对新冠肺炎疫情比较恐惧,甚至没聊几句就哭了,我们在讲解专业防护知识的同时,还要缓解他们的心理压力。”冯亿说,为了做好心理疏导工作,他和同事们利用开会时间交流经验,针对不同观察者设计相应的疏导方案。

从最后一次密集接触到解除医学观察,很多观察者的情绪经历了从恐惧到着急的变化,一般在观察六七天后,会产生“逃离”情绪。“观察者觉得已经一周多了,也没有任何异常,请求我们提前结束观察。”冯亿称,每到此时,心理疏导就显得更为重要。

在紧张的工作之余,冯亿还带领医疗团队及时梳理西城区首家医学观察点的运行经验,制定了《西城区集中隔离医学观察工作手册》,指导西城区各集中医学观察点实行标准化、规范化管理,促使西城区密接人员集中隔离率达到全市第一。在他的带动下,许多医疗队员积极向党组织靠拢,纷纷递交入党申请书。文/本报记者 李天际

上一篇:国家卫健委发布通知:严格实施口岸体温监测

下一篇:黑龙江最新疫情通报:新增20例境外输入病例及有关情况